其实,对比两人的落马通报,也能发现一些问题。火荣贵是搞团团伙伙,姜保红是参与团团伙伙;火荣贵是搞权色交易,姜保红则是搞权色交易,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;火荣贵是频繁出入私人会所,姜保红也是多次出入私人会所……

从一名私营企业主到副部级领导干部再到阶下囚,用卢恩光自己的话说,“想想自己走过的这22多年的路,就像一场噩梦,自己疯了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