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,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。